猫在雨中漫步

由此点开▼
开学了,更新随缘。
——
这是一只矫情的懒蛋。
——
主食:变形金刚/史向同人/APH/赛尔号/墨家三小说等等。
——
嘴笨,脑子蠢,恐人症患者。现因写文太差被关了起来。

开学了。

赶作业。

我爱学习。

长弧淡圈。

之前欠的会补上的。

最晚两年以后。

既然我如此低产(不你几乎不产)

小可爱们取关随意。


【奥拉星/龙雀/车】呈祥

预警:
很OOC,原著亚比形态PWP,
逻辑乱,欢脱风。
攻受是龙皇辉斗X雀皇紫辰
注意避雷。
所有BUG为糖和车服务。
包括但不限于受方主动,骑\乘式等。
目的:【哔——】哭老雀。

“轰!”
“呼——”
练武告一段落,龙皇辉斗随意抹一把汗,转头就看见一位不速之客。
“许久不见,龙皇还是如常的醉心武道呢。”
此刻,他最不想见到的亚比正笑吟吟的,满脸和善。然而熟知对方秉性的龙皇知道,被他惦记上的亚比多半要倒大霉了。不动声色地感知四周,很好,方圆几十里就自己一个,看来这次在劫难逃。
“老、咳,雀皇,你来这里做什么,难道天启神界又出事了?”
龙皇觉得直接赶亚比不太合适,于是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某位同僚随意倚在柱上。
“呵呵,龙皇真会说笑。莫非没有棘手之事,本座就不能来了么?”紫色为主色调的亚比笑意满满,徐徐走来。然而这幅情态似乎使红发亚比回忆起什么不好的事,本就不快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。
“龙皇难道忘了,今日我们四位相聚赴宴之事?我屡屡传音于你,未料许久不应。本座恐有不测,特意探访。”
尽管直觉告诉他,某位老不死的目的不可能这样简单,但是对这个正儿八经的理由,他竟无法反驳。
“本座年纪大了,倒是忘了龙皇练武时专注凝神如此。”
辉斗按了按左臂,那里隐隐作痛。想到自己无意中戏称对方为“老不死”结果被正主知道,当时正值战争,对方笑一笑似乎全不在意。然而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的自己,在大战结束当天就被笑眯眯地“误伤”了。
行吧,您是老亚比,您说记性差就是吧。
辉斗觉得,要是设有“尊老奖”,自己肯定是当仁不让的第一名,并且蝉联到自己玩完。
——被某位高龄亚比玩完。

“呃,好吧,这是我的错,麻烦你了。”
“再不会发生这情况了,你先去吧,我随后就到。”
说完不顾对方回应与否,龙皇转过身,准备沐浴更衣。

【链接在评论区】

【佣杰/PWP】只有椅子知道……
重度OOC,抖//S佣兵,文不对题
黑车司机无/照/驾驶,很短小!
想要评论

P1在沙雕表情包的道路上渐行渐远,像素低致歉,可抱图自看,转载请注明出处
P2原图

P.S. 在下开了半辆龙皇X雀皇的车,不知有小可爱要看否?有的话我抓紧肝完发上来(捂脸)

【黑潜】三个小片段

这是一个OOC到爆炸的,以第十三十四页的第五号,第二号,第零号单词为依据创作的,剧情模糊的意识流飞刀。
诸君节日快乐!
——
cloud n.云,云状物,阴影

云是天上的雪,雪是地上的云。
黑色的亚比望向天际,那里空茫而无所依的云状物几乎勾起了他的回忆。
应当是与它们拥有相似的主色调的挚友。
应当是同样渺远的过去。
洁白与阴影同在。
而后,毫无根源的臆想被强行截断。就像他不敢深想,是什么原因导致他的房间里一直留有一副国际象棋。#

#见后文

collect v.收集,搜集

黑翼社社长搜集过很多资料,组织的完备使得他甚至连黑元首喜欢什么颜色的内/衣裤都知道。
然而直到现在,他也没有找到自己直觉上缺失的过去。
理智使他不要“胡思乱想”,专注工作;情感使他中止工作。
——我感到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。

comprehend n.理解,领会,包含,由...组成

同样为王,自然相互理解。
“我无法与你共入黑暗,也无法替你背负黑暗。我愿做你在黑暗中的眼睛。”

多少年的相伴,只是一个眼神也能领会意思。
——沉默蕴含着言语,正如鸟巢怀抱着睡鸟。*

这颗由能量组成的心,也曾包含过另一颗么?
——我说不出这颗心为什么默默地颓丧着。
是为了那不曾要求,不曾知道,不曾记得的,小小的愿望。*

#

不善下棋的他的房间里一直留有一副国际象棋,一直保持着最后一次对弈的原貌。

尽管他无法记起它的原主人是谁(他不确定这是赠给他的还是忘却在此的),但是独自坐在它旁边,会有一种毫无缘由的安心。就好像它的主人——一定是一位聪明透顶的亚比,会有慧黠的笑容,时常半眯的眼眸里荡漾的酒红色比所有佳酿还要香醇……

黑翼王止住了毫无根源的幻想,投入到新一轮的工作中。

白色的王棋矗立在阳光下,庄严肃穆。而另一面就是莫测的阴影。

——正文完——

*这两句诗摘自泰戈尔的《飞鸟集》,有改动。
感觉很适合黑潜诀别时的意境,双王担负着各自的使命,伤痛也罢,沉重也罢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但是双方只要处在一个场景就会莫名的安心,不需过多交流,他们彼此便已构筑一方净土。

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,我拙劣的文字无法描绘他们的美好。

@不起名字
感谢自家亲爱的,共同探讨“黑翼社首领究竟会不会下棋”的话题。

【灵天】湖蓝

我流理解,重度OOC
赛尔号巨石灵王X圣光天马
巨石灵王第一人称
剧情捏造,半架空

他被缚在床榻上,幽蓝的眼睛被光影模糊了本色,折射出近似于黑的暗蓝,使我想起亚细亚海暴风雨中的天穹。而他捕食者一样的竖瞳,正是游弋在灰暗云幕中的海燕,如此不屈地搏击着,如此鲜明地存在着。他睨了我一眼,冷而不带多少感情。我想我或许可以理解:解救一个执意寻死之人,囹圄他的躯壳在灰暗的尘世间,是对他渺无所依的魂灵的最大苦痛。
然而我又不明白,拥有这样神情的他为何执意求死。我对上他的双眼,正如年幼时我望向同样年轻的他,湖蓝色的双眼平滑如镜,倒影着我无措的身影。
“这不是你应当来的地方。”他合上那本装潢典雅的古书,起身,走向与我相反的方向。
我猜他接下来要下逐客令,然而我毫无对策。我想我当时的视线是牢牢钉在他颀长优雅的背影的,以至于他很快侧过身,视线淡淡地扫过我,面上苍白一片,看不出悲喜。
午后的阳光透过缤纷的玻璃幕窗,斑斓一地阴影。黯然的光芒为他镀上一层浅辉,似乎柔和了他周身的冷冽,又好像模糊了他的真实。有一瞬间我几乎以为这是一个玄秘的梦了。
不过这一错觉终是影响了我——我继续失礼而傻气地注视他,争取在梦消之前将这蜃景烙印在心中,同时遗憾再也见不到这样美丽的人了。
“美?”
我对上他半眯的双眼,意识到自己轻浮的想法已脱口而出,而且很可能冒犯了对方。
不过一闪而逝的薄怒也短暂地打破了拖曳他深陷虚无的淡漠。
他凝视我,像是在雪地上忽的发现一株倔强怪异的黑郁金香,双眼蔚为生动地涌出猫一样的兴味。
“过来,小家伙。”
他嘴角噙着笑,轻轻招手。
确定这里再无其他活物后,我跑到他身侧。
顺着他的手指,我注意到窗外逶迤蔓延的一片鲜红——罂粟。
而他专注的目光穿透它们而注视别的事物,就像风吹拂林间而缅怀海洋。
“她们美吗?”
他站在我身后,微妙的身高差距使得气息喷吐在我的发顶,蒸腾一片热气。
距离的缩小使他低沉的音色清晰可辨,鬼使神差,我回答:
“不及你的十中之一。”
“呵。”
他轻嗤一声——这个音节极有可能是不准确的,不仅可能是承载对一个毛头小子犯傻的宽恕的“呵”,还有可能是代表被第二次冒犯的薄怒的“哼”,甚至最有可能他并未发声,而这情绪是我无端生事,依自己的臆想加上去的。
他根本不在意答案。
“她们当然美丽了。因为饱饮血肉,外观自然亮丽。”
话音未落,包被花朵根茎的泥土向四方飞散,瞬时暴露出下方密集森白的骸骨。
“然而内部早已腐烂,臭不可闻。”
随着每个字的落地,鲜红先是褪色,而后皱缩,最后枯萎,化作一地飞灰。
我对上一个颅骨空洞漆黑的眼窝,一阵心悸。
“但是!——”
我直觉地感到他的说法是不正确——或者说我认为不正确的,但在那时,我的理智没有罗列出恰当的譬喻,而我的情感却要我进行一次无望的劝慰,所以我像一个真正的孩童不想失去最心爱的玩具一样,无理取闹的抓住他的衣角。
他露出笑容,但我认为他并不快乐。
那片湖蓝里埋藏着许多我看不懂的情绪。
高塔、花园、书架,还有他,在我眼前崩落。
我被掷入漩涡,天旋地转。
倏尔,好梦幻灭。
我跌坐在冰冷的石地上,盯着“巨石禁地”这鲜红的大字茫然无措。
多少年来,那声叹息一样的低语,萦绕在我心间
——“你不懂。你还是太年轻了。”

“你还是太年轻了,你不懂。”
——炸雷将我惊醒。
我目视声源,正是被缚的他,史书上的罪人
——圣光天马。
当回忆与现实交叠,光影相错,中间织就一片灰色。
而我在灰色的深海中徜徉多年,终于寻到了他的身影。
但几乎在找到的那一刻我就要失去他。
他的全身缠绕着不详的黑色,强行吸引死黑能量使他浑身颤抖,而后,他的身躯爆发出一道璀璨的亮光,似濒死的恒星塌缩前最后一次将短波射入宇宙,随后沉寂。
他自夕阳中坠落。
危机解除。愚蠢的海盗显然想不到这个变数,不过早在引爆浓缩的死黑能量时就逃之夭夭的他们看不到了。
红色的神兽垂着头,我猜她是惋惜的,可能会掉几滴泪——据说他们曾经是挚友。剩下三位或冷静或冷漠或愤恨地注视着,看着那个罪人焦黑的身骸沉入湖底。
然后他们走了。
倒是黑乎乎的小铁皮冲到河边,愚笨的机械臂当然没有打捞到什么。
他白忙活了半晌,也离开了。
赎罪。
我想他对此已有了执念。
挑起上古圣战的是他,迫害光之一族的也是他,离间神狐一族的还是他。
罪孽深重不足为过。
然而没人知道他的初衷是守护自己的族群——这一点在我处于相似的位置时才寥寥了解。
没有人知道他被冰狐的祖先推入深渊的心境。
很少有人知道他被四大神兽“暗算”时内心经历过何等的挣扎。
因表象而偏见是通病。
而最终,真相披露,他选择面对。
在审判席上毫不辩驳。
主动被剥离力量所带去的身体疼痛应当比不上精神上的折磨。
而每每忆起被囚禁在高塔的他哀伤的眼神,我的心中就一阵抽痛。
我未曾体验短时间由强大到羸弱的落差,只是冒昧地想到,一死了之于骄傲的他而言或许是解脱。
是的,此时他以生命赎罪,以今后五彩斑斓的可能弥补曾经的罪恶。
像是一只倦鸟,终于重返旧林,他沉睡在拉铂尔仙境昙花曾繁的水中。
——这是他的故乡。
但我跃入水中,见到他几近无息的残躯,触及他冰冷的身体时,压抑在心底的莫名感觉岩浆一样喷涌而出——我渴望他活着,我希冀他想活着。
我抱着他来到巨石星,一路上感知到他断续的气息,第一次憎恨自己不善飞行的属性。
快一点!再快一点!!
当我放下轻若无物的他时,对着黯淡的天幕,几乎有一种流泪的冲动。
控制住伤势后,我陪伴昏迷的他,想起刚加入邪恶四灵时一次遭遇战后,他劝我不要走歧路时认真的神色,心情复杂——在他比我漫长许多的生命中,一定早就忘了一个稀里糊涂闯入禁地的小傻子,更不会知道一个幼小生命呆呆傻傻的惊艳。
而今,这个幼小的生命守着年长的,心里无限满足。
然而我很清楚,是我的固执与自私,将自以为是善意强加在他身上。
所以我不期待被原谅,我只愿尽我所有心血鲜活他的生命。
等他醒来。

——待续——

P1:被小黑翼的直球说得猝不及防的小潜真是太可爱了!强行转移话题hhh

P2:魔改使人快乐——回归老本行的我

潜在提到“黑翼被影意外误伤”时黯然的神色……

心痛

当时看到这段哽咽不能自已

真的很残忍——无论是遗忘者还是被遗忘者。

回忆杀扎心

顺序可能乱了,致歉。